摘要:終端紛紛去庫存,供應商砍單還遠嗎?

新冠疫情引發的供應鏈混亂導致美國批發商庫存過剩,零售巨頭已經已經因庫存問題受影響,新近消息顯示,韓國消費電子巨頭三星也未能幸免去庫存的壓力。


據日本媒體報道,因為庫存積壓,三星電子已經要求電視機、家用電器、智能手機的零部件供應商,直到下月末,推遲半導體、電子部件和終端產品包裝出貨。


媒體稱,消費者對非必需消費品的需求減少以及零售商庫存水平高漲產生連鎖反應,迫使三星電子在持續到7月末的這一期間減產。知情人士透露,三星的消費品出貨并未中止,但原計劃7月的出貨量已經減半。


對上述消息,有評論稱,這是零售商要大范圍清庫存的最新跡象,隨之而來的就是企業利潤縮水,制造商發出全球經濟前景不佳的警報。


預示存儲過剩危機將至

見智研究認為,三星此舉說明多種電子產品終端的需求已開始明顯放緩,對于半導體需求的高光時刻或已不再。


半導體是具有明顯周期屬性的行業,在經歷了需求爆發——缺貨漲價——投資擴產——逐漸釋放產能的階段,接下來所面臨風險包括需求萎縮、產能過剩、價格下跌。


在半導體細分市場中,存儲器是占比最大的細分之一。三星作為全球最大存儲芯片供應商,市場份額高達43%,位居第二和第三的海力士和美光分別占28%和23%。


在今年4月份,三星的PC存儲、和固態驅動器的交貨周期還是高達52周,但是價格和貨期都已經趨于平穩,存儲器模塊和eMMC貨期和價格還是有上漲的趨勢。



在存儲器領域中,動態隨機存儲器(DRAM)是應用最高的品類,產品市占率約60%;其次是NAND約占36%,NOR Flash 的份額非常小,約3%。



根據Gartner給出的行業預測,DRAM將從2023年下半年開始供應過剩,NAND從2022年第四季度開始供應過剩。


其實,在22年第一季度,在眾多存儲器的下游需求表現中都明顯出現下滑,其中包括手機、PC等,此前見智研究做過詳細分析,此處不在贅述。


而在為數不多的需求增長的項目中,數據中心所使用的DRAM價格也下降了8%、NAND價格下降5-10%。


另外,在今年3月份時,三星西安的NAND Flash第二期工廠才完成擴建并開始投產,預計一期和二期工廠的總產量能達到25萬片/月。但是,在6月14日,三星西安的NAND廠由于缺少晶圓清洗的異丙醇材料而發生停工,該廠是三星唯一一家海外落地的閃存工廠,占三星NAND總產能43%。


見智研究認為,三星作為全球最大存儲器供應商,即便是先有海外工廠停工事件的發生,也依舊堅持暫停所有事業群的訂單采購,足以說明終端需求的萎縮已經迫在眉睫了。


沃爾瑪和塔吉特暴雷

上月美國兩大零售商沃爾瑪和塔吉特(Target)公布的業績意外暴雷,華爾街見聞文章當時就指出,零售巨頭業績疲軟反映的盈利能力下降、庫存飆升以及降價幅度增加都給美國消費行業的發展前景蒙上一層陰影,消費者的“錢包”不容樂觀。


上月就有評論提到以下圖表,顯示密歇根州立大學根據政府數據分析發現,包括沃爾瑪和塔吉特在內,零售商的其他一般商品存銷比今年持續飆升,已處于至少十多年來高位,并認為這是牛鞭效應、又名長鞭效應(bullwhip effect)的體現。該效應是一種需求信息扭曲在供應鏈中傳遞的現象,因為當供應鏈的各級供應商只根據來自其相鄰下級銷售商的需求信息做供應決策時,需求信息的不真實性會沿著供應鏈逆流而上,逐級放大。



上周二,塔吉特三周內第二次下調盈利預期,警告利潤會下降,因為公司庫存太多,所有需要取消與供應商的訂單或是給顧客提供更多的折扣。


媒體稱,此次塔吉特將二季度的預期營業利潤率下調至2%,不及三周前預期5.3%的一半。其中關鍵原因在于,公司意識到目前的庫存問題比預期還要糟糕。


有評論稱,這可能是整個零售行業都在面臨的困境,意味著到今年夏天可能會上演同行之間的促銷混戰。



關于模切之家&涂布之家



東莞市木莫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是一家互聯網高新技術企業。目前平臺有員工近50人,在全國設立有6家事業處,分別位于東莞南城,東莞松山湖,深圳龍華,江蘇昆山,江西贛州,重慶。


公司旗下有八大事業版塊:模切之家平臺、涂布之家平臺、模切工學院、時代模切ERP、模切庫存交易中心、產業私募基金、供應鏈金融、產學研平臺,為3C電子/家電/汽車/能源/醫療/印刷等產業鏈上下游提供服務。


經過近7年耕耘,平臺已經成長為模切/涂布細分領域專業的第三方服務機構。目前已擁有30000家企業用戶及150000+個人用戶,收錄行業500000+筆行業信息,覆蓋中國華南、華東、華北、西部、東南亞等市場。